扒掉乔尼帽子

向前走已经走不动啦

这个世界最开始只有一个树,一片草原。

到夜晚的时候就会有眼睛在夜空中戳出许多小洞来窥视,这便是星尘。

窥视的眼睛举起手中的笔在这个空旷的世界里描绘出了新的东西,世界上并不存在的虚构的东西因为眼睛的存在而成为现实。

眼睛添加了更多的内容,在心满意足地睡着之后,第二天把他心爱的画作带到了学校。

大家围着一块讨论起这幅画。

“树上要有果子!”

于是大树结满果实。

“要有蝴蝶,还要有花,还要有好多好多播种的小精灵~”

于是从蝶蛹里,从开放的花苞里诞生出了新的生命。

“里面会不会有很凶的老师啊,我不要嘛!”

于是举着长棍的邪恶怪物诞生了。

这是被眷顾的世界。

树不再是树,而是大树林中的其中一颗。

树的果实不再只是果实,藤条接着藤条形成长廊,夜晚中果核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花苞绽放预示新生命的诞生,而生命永远不会迎来终结——那些小小的造世主还来不及接触死亡的概念。

永夜的精灵在歌唱,可怖的怪物也并不是多么的可怖,一切都开始形成,一个世界就如此简单地诞生了。

一个世界能够维持的基准是能量的循环,神创造世界,但只是捏出了一个雏形,真正平衡的世界是在经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慢慢达到平衡与和谐的。

而这么长的时间,或许对造物主来说只是一场梦的距离,又或者只是拿出写字笔在考卷上写好自己的名字到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出考场的这点时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