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xb2太好玩了呜呜呜

打鬼特工队 三 (侠风相关)

涉及cp萧燕 明殇 荊蓉
虽然说是涉及 然而感情线都是慢热 其中有对一个没出来一个只提到了名字。我的锅。 觉得被tag骗了的同志们轻点打。

——————————


其实本来只是出于好奇对转学生多了一份关注,久而久之这种关注就变了味,变成了一种带着点其他说不清道不明味道的习惯。
比如此刻,萧遥就在傍晚的余晖之下,准确地在两个班混杂的人群中找到了燕宇。
社会实践是不需要穿校服的,燕宇也便换了身鹦鹉绿的短外套,背着一个鱼具包,站在人群边缘,有些格格不入。
“燕兄。”
萧遥两三步蹭了过去。
燕宇见是萧遥,便点点头,算打了招呼。
萧遥看了看燕宇背上的鱼具包,笑道,“没想到燕兄也喜垂钓。”
“嗯。”
“早听说你们昨日住的那家金风大酒店的西湖醋鱼酸甜适口,肉质鲜美,特别是他们自家湖里钓出来的鱼,鲜嫩肥美,是难得的美味,可惜我现在穷得很,不然真想去尝一尝!”
“那有什么问题,下次你来金风大酒店,给前台报我的名,让大厨亲自给你做一道正宗的西湖醋鱼!”
萧遥诧异地回头,见来人一身青蓝上衣,扎着低马尾,口中还道,“你这么夸我们家的酒店,不让你实际去尝尝味倒是显得我陆少临小气了。”
“原来你便是陆少临,陆兄。”萧遥笑道,“我是萧遥,隔壁三班的。”
“哈哈,我听说过你,三班的人形自走x德地图。就是不知道萧兄记酒店饭馆在行,对这大保健的位置分布有没有研究……哎,燕兄,这就走啦?”
本来已经走出几步的燕宇回过头看了看两人,点点头,“二位慢聊。”顿了顿,又道,“陆兄自重。”
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燕兄当真不喜欢大保健这类话题啊。”
陆少临嘴上这么说,却也没表现出半点不快,跟萧遥勾肩搭背地说起了自己在燕宇处吃瘪无数次的惨痛经历,听得萧遥也不免啧啧称奇——一是为这人上来就开黄腔的惊人举措,二是难得能见到如此死缠烂打用错了地方却仍然心态良好孜孜不倦越挫越勇的人。
“燕兄虽然冷了些,但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领会到妹子与恋爱的好!”
远处的东方未明好不容易找到了萧遥,一凑近两人跟前便听到了陆少临的糟糕发言。
“陆兄你太糟糕了,速速离开我的萧兄!”
“东方兄弟!”陆少临嘿嘿一笑,“这才一会不见便‘我的萧兄’地叫上了,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东方未明一愣,回过喂来后赶忙不痛不痒地给了陆少临一拳,“你声音小点!被红殇听到了我还能活吗?!”
恰好不远处秦红殇在清点人数,往三个人在的地方瞪了一眼。
东方未明本能地一缩。
“萧遥你到底哪个班的!”
“就来!”说罢,萧遥回头,就见东方未明捂着心脏喘了口气。
“差点以为被她听到了……”
“这红殇妹子性子果然够烈的。”
“陆少我告你啊,你敢打红殇主意我们放学操场见!”
“哪能啊!我陆少临陆少会是那种抢兄弟女人的人吗!”
萧遥恍然大悟,“原来未明兄喜欢秦班长已经人尽皆知了吗?”
“萧兄别起哄!赶紧回你队伍里去!”东方未明窘迫地挥手赶人。
“好,那我们有机会再聊!”和两人匆匆告了别,萧遥便小跑着回班上去了。不过萧遥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来得有点快。

两个班的班委早在出发前就商量好了,合宿机会难得,定的都是双人房,允许两个班的人混搭,但所有房号要向班委报备,而且不能男女合住,晚间不得外出。
在此也就不得不夸夸秦红殇这个班长。虽然脾气火爆带点爆娇属性,但是人是一等一的负责。在自由时间结束之后亲自点齐了人数,而且还带领着两个班的班委亲自坐镇大堂轮流盯梢,防止有捣乱的人瞎跑。
“我看别说剑南这个班长不在了,就算在也是被红殇使唤的命。”
咔嚓。
“可怜我的约会计划,还没开始就被按死在摇篮里了。”
咔嚓咔嚓。
“东方兄你也别太难过了,为了约会准备了这么多吃的东西不容易,我们分了吧!”
咔嚓咔嚓咔嚓。
“萧兄你这话我听出了贪欲,一点都不像在为我感到可惜。我看这袋薯片还是我自己留着路上吃吧。”
“东方爷的大恩大德小乞儿没齿难忘,又怎么会贪图爷的食物而幸灾乐祸呢!”伸手又捞出一把薯片塞嘴里。
“没眼看,你的脸皮扔车上了吗?”
“不瞒爷说,确实出发前落家里了。”
东方未明一把抽过薯片,萧遥死抓不放,两人就为了这最后一点薯片碎渣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当然,最后的胜者是床单。两人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东方未明有感而发,“我说你啊,这回回跟我抢食,怎么就没见你骚扰过别人?”
萧遥笑,“东方兄可是厌烦小乞儿了?”
“要真厌烦你怎么会带这么多东西给你送温暖?就是看你在学校混得这么开,却又感觉和绝大多数人都谈不上关系好的样子,像你脸皮这么厚的人却都没怎么向别人讨过饭。”
萧遥却是摇头晃脑起来,“古人云,‘兵不在多,在于精。’挚友也是如此。和不同人交往是本事,锻炼自身识人眼力,悦人口才,这些以后都是资本。未明兄较之就不一样了,光这投食之恩就足以证明未明兄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东方未明点点头,得出结论,“我看你就是觉得我好敲诈。”
“小乞儿的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啊!”
而后便是一个饿虎扑食,脸朝下扑在了床铺上,一副不把白色的被单蹭黑不罢休的架势。
“上次睡到这么柔软的床好像是上辈子的事!”
“少胡说了你明明昨天才睡过!别蹭啊薯片渣蹭上去了!”

等萧遥从房间阳台探出头来时,月亮已经高挂。
东方未明是个很好的交谈对象。人仗义,心也广,凡是个领域都有涉及,虽然都不在精,但胜在足够多。两人在床上闹了一通,从小说到时事,从学校伙食到沿途见闻,没有不能说的,没有不能谈论的。
不知不觉间,夜已深,人也睡沉了。
萧遥还不想睡,便帮东方未明盖好被子关了灯,自己一个人到阳台上吹凉风。
阳台面朝市区,这个位置正好能将市景一收眼底。
萧遥望着市区若有所思,却听到头顶一阵细微的响动,抬头看去,正好见到三楼一人踏在栏杆上,纵身一跃,轻轻落在了不远一颗大树伸出的树干上。
萧遥和东方未明领完房间后曾下意识地朝秦红殇手中的登记表看了一眼,那间房萧遥记得很清楚,是燕宇的房间。
萧遥见四下无人,而那鬼鬼祟祟的人已轻巧地下了树往后山跑了,干脆心一横,跟着人影离去的方向翻出了一楼阳台。
后山是一片阔叶林,郁郁葱葱,萧遥跟着人影跟到此处便跟丢了。此前东方未明专程调查过此地有没闹鬼传闻却一无所获,但此时的密林只有风刮树叶的沙沙声,虽说今日的月亮极圆极亮,但却好像怎么也照不亮这片林子,在之中待久了谅谁都会有些心里发毛。
萧遥放轻脚步四下晃了晃,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他的右手边却传来了一声细微的树枝断裂的声响。
萧遥迅速转过身去,却只捕捉到一丝一闪而过的亮光点。
夜晚的树林,就算没有鬼怪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有无数的野生动物潜藏着,说萧遥不紧张那是假的。
突然!一道白光直接打在了萧遥脸上。
事出突然,萧遥被晃了眼睛,只能一手挡在眼前,另一只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动作。
他还没拿出足够好的托辞,对面却先开了口。
“萧兄?”
随即白光从萧遥的脸上移开。
听见这声,萧遥心里已经有了些底,他眯着眼睛不确定地出声确认。
“陆兄?”
“是我啊,你也出来找信号啊?”
“……”
萧遥发现,认识的短短几个小时里,陆少临总是能给他带来许多惊喜……
或者说,惊吓。
“……陆兄……怎么这么晚还在找……信号?”
“可不是,前两个星期认识的一个漂亮妹子给我戳了短信,结果那时候在吃饭没及时看,等上了山就没信号了,想回也回不了。”陆少临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亮着微光,左上角的信号格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萧遥猜想,那屏幕的亮光大概就是之前看到的光点。
“早了有秦班长坐镇,根本出不去,也就现在大家都睡了我才有机会从阳台翻出来!”说到此处,陆少临居然还有些自豪。
“……那怎么不等明天下山再回?”
“那怎么行,不让女孩子苦恼是我陆潘安的信条。妹子戳短信给我,不及时回回去算什么绅士!”
陆少临说得极其认真,萧遥听得是一愣一愣的。
这还真有为了妹子什么都不顾的人啊。
萧遥觉得开了眼。
“那找个信号也不用跑来林子里……”
“萧兄你不也跑来林子里找?”
“……”
不能反驳。
萧遥有些头疼了。黑影的线索在磨蹭的这段时间肯定已经断了,现在留在林子里只会徒增危险,但是放陆少临一个人在这找信号也太说不过去。
黑影的事没什么证据,最好别让其他人知道,陆少临就是黑影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又该怎么在不暴露的情况下把陆少临劝回去呢?
就在这冥思苦想的功夫,陆少临已经探着头越过萧遥,往他身后走了几步。
萧遥连忙去拉他。
“陆兄!?”
“嘘!”
陆少临赶忙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
“萧兄,你听,什么声音?”
萧遥侧耳听去,这时才发现,这林间的树叶沙沙声不知何时变了调,听着像是女人尖细的哭泣声。他之前注意力一直在陆少临身上,此时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他居然才意识到。
“这林子大半夜的不会有妹子跑来哭……吧?”陆少临干笑了两声,萧遥赶紧又拽了他一把。
“此地不宜久留。”
然而没有给两人有离开的机会,那女人哭声又开始变调,渐渐成了凄厉的嘶嚎声浪,层层叠叠,一层音量盖过一层。远处的黑暗愈发浓厚,像是有实体一般冰冷粘稠地覆盖在二人的皮肤上。
而相较这异象更让萧遥震惊的是,陆少临此时居然还有心思开了个玩笑。
“萧兄,我现在感觉往手臂上搓一搓,可能能搓出厚厚一层垢……”
那声透着些苦味的调侃尾音还没落下,不属于人类的嘶叫贯穿整个林间,从二人斜对角直直冲出来一团连着无数发丝的骷髅头!
那骷髅目标却不是被惊呆在原地的二人,而是叫喊着冲着道黑影而去。
那黑色人影身法轻盈,动作极快,几番闪躲避过头顶乌云压境的三千黑发,随即向着高空一跃,手中乍现三尺寒光如闪电直入骷髅团中央。
骷髅团随即爆发出更加凄惨的尖叫声,四散开来。
眼前的瞬息万变叫陆少临看傻了,还是萧遥使劲按下他的头,让他吃了一嘴泥才回了神。
“萧兄!?”
“他们还没打完,现在也不宜逃跑,我们先避着,静观其变。”
“萧、萧兄你刚才看到了吗!”陆少有些语无伦次,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的。
“看到了,陆兄你先平静一下,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
“我明白,但……但那个像超人一样的人,好像是燕兄啊!”

————————
再写写后记好了。
终于进入主线了。
最近在玩前传,有几个新人挺可爱的,但是正文里多半不会出现。
把东方未明打成东方没命的手癌是不是只有我。
那个十项全能现在脑中却只有妹子(x)的苏明是看着氢大的盟主明明边舔边写出来的(住手变态)
相较之下,陆少是我听着基佬还是欧洲人写出来的。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