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向前走已经走不动啦

打鬼特工队(侠风 涉及cp萧燕/明殇/荆蓉)



有了萧遥的加入,三班的路线图制定进展飞快,只用了一天半,这事便敲板子定下了。归其原因,是因为萧遥不仅熟悉市内外的交通路线图,还知道在哪条路上的哪个酒店餐馆便宜又好吃,还有能容下一个班学生的大包间。
“行啊,你这是直接跳过大众点评,成x德地图了。”东方未明真诚地击掌称赞。
萧遥挠挠头表示谦虚。
“我看的书杂,地图册偶尔也会翻。”
这几天连连受到来自萧遥惊吓的秦红殇坚持刨根问底的精神,“那餐馆怎么回事?看你这天天饿得嗷嗷直叫唤,也不像有钱进去吃喝的样。”
“柯老师也算全国乱跑的老饕一位,偶尔会带点真绝味回来给我过过嘴瘾,其他饿着的时间便闻味充饥,久了在门口闻闻味就能知道这家的厨艺水平如何。”
对面二人目瞪口呆。
“此时此刻,感觉有千万槽点……”
“但又觉得槽什么都不太对劲……”
萧遥左右看看,再次谦虚地摸了摸后脑勺。
“当然,有人办喜事也会去蹭蹭饭。”
“说到底你这钱到底怎么回事,”东方未明伸手戳了戳萧遥的裤口袋,“生活费不是没有,你自己也有在打工,结果还是每次才月初就喊穷!??”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东方未明崩溃了。
“哪有城市路线图都记下来了却不记得自己钱花在哪的人啊!”
萧遥安抚道:“未明兄莫急,你看x德地图也没有理财功能对不对?”
当然了,此次交流的结果便是暂时失去了金主的萧遥饿了整整一天,而x德地图的这个外号也由秦红殇处走漏,眨眼扩散至全班。

事都安排完了,两个狐朋狗友也就打打闹闹相互捅刀地过完了剩余的几天。
出发当晚,萧遥给远在成都的柯降龙去了个电话,相互报了近期的行程与美食心得。
“柯老师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嗯……再玩个两三周吧!怎么,有麻烦吗?”
“不,萧遥过得很好,老师不用过多操心这边。只要老师回来时记得多带些芙蓉坊家的麻婆豆腐就好,前几年跟着先生去了一趟,那滋味便再也忘不掉了!”
手机扩音器里传出柯降龙浑厚的笑声。
“这馋嘴,到是跟我一个样。”
“那是老师教的好。”
柯降龙的大半辈子过得都是居无定所、四海为家的闲散日子。收留萧遥最初也只是因为觉得这孩子聪慧又好学,脾气也很好,埋葬在孤儿院内实在可惜,才将萧遥从那个狭隘的院子里捞了出来。两人默契地不以父子相称,萧遥称柯降龙老师,而柯降龙也从未过多干涉萧遥的生活。
不过说实话,萧遥能成长成现在的样子,柯降龙硬说心里没点欣慰那是不可能的。
一欣慰,话就多了。
酒喝多了容易上头,话说多了也一样。
老一辈跑起火车,小辈们架着八匹马都追不上。今晚这辆火车,毫无防备地,轰隆轰隆碾着萧遥的小心肝过去了。
“这两年怎么样,有没有中意的姑娘?”
萧遥哑口无言。
“合着你学校里待了快两年了,都和东方那小子混呢?”
“其实中意的也是有,不过不是姑娘。”
“什么?!”电话那头,柯降龙眉头一紧,“不会真是东方那小子吧?”
“老师,我和东方兄清清白白……实不相瞒,萧遥对芙蓉坊的麻婆豆腐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希望老师成全我们,尽快带着麻婆姑娘回来与萧遥团聚……”
一阵沉默后。
“哈哈哈哈好小子,现在敢拿我寻开心了啊!”
“萧遥可是句句肺腑啊!老师成全我们吧!”
“好!我柯降龙今天一定要再去趟芙蓉坊,看看当年把你小子迷得神魂颠倒的麻婆豆腐是不是还是那个味!”
……
几句过后,两人终于互道了晚安,挂了电话。
萧遥的家是和柯降龙一块临时找的,是个靠近学校的小区,平时除了读书外他都尽量关着灯,省电。
萧遥站在黑暗里苦哈哈地想:
在意的人是个冰山系汉子,这话真让人说不出口。

第二天一早,高二年纪统一租下的大巴车陆续驶进学校。萧遥找准了自己班上的集合地点,刚在台阶上坐稳就看到几个人背着渔具包上了四班的大巴。
『未明兄,你们班还有组织钓鱼活动啊?』
上了车后,萧遥低头给东方未明戳短信。
『是啊,我们班上的陆少记得吗?他家开房地产的,早在刚开始筹备的时候就联系了他们家的一座庄园,让我们在里面随意玩。』
『这么豪爽?』
『他自封玉面郎君陆潘安,在全校范围很受女孩子欢迎。班上几个女生去撒撒娇就拿下了。』
没过几分钟,萧遥的诺基亚1110又是一震。
『当然红殇对他没兴趣!』
萧遥被措不及防塞了一嘴狗粮,痛心地收回了手机。
恰逢班上不知是谁组织起了歌会,自愿献声。几个放得开的人率先站了出来,部分不怕死的则开始起哄让秦红殇起来唱——当然立刻就被秦红殇修理了一顿。在歌会出现断档后,萧遥来了首他小时候从乞丐们那学来的曲。
这曲不着调,没歌词,咿咿呀呀,却自有种说不出的逍遥自在。

等一车人终于闹累了,沿途便冷清了下来。萧遥看着车窗外飞速掠动的风景,又想起第一次见到燕宇的时候。
那时候他和东方未明也才刚混熟,两人没事就聚在天台研究食谱。那天也是个大晴天,东方未明被老师留在了教室,对此毫不知情的萧遥抱着本《川菜食谱》一边看一边摸上了天台。
一推开天台的铁门就能听见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萧遥抬头一看,留着马尾的男生在逗弄一只羽毛油光滑亮的燕子。
男生注意到身后有人在,回头冲着萧遥点点头。
“打扰了。”
他手一挥,燕子便飞快离去了,在蓝天白云间划出一道黑色闪电。
男生朝着燕子离去的方向望了望,回身下了楼。
第二天,他从东方未明的口中知道了这个人叫燕宇。

——————
第二章了 并没有进入正题。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