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又多了一张苍狼脸的传说

想啥写啥

灾难日

“表哥,我先走了。”
傍晚,学校,一如既往的一天,不太一样的兄妹对话。
“和隔壁班的约好了放学一块走吗?”
“不,我觉得我找到了发家致富的真谛、人生的意义,我就是为了这一刻才降临于世间的!”
“……啊?”
“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啊??”
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展开。
————————

“这是工作合同,你看看,觉得没问题了就签字吧。”
一根食指点在合约书上,这根食指没有留长长指甲,也没有涂上艳色指甲油,和世人们幻想中的样子大相庭径。
飞凕从这根手指开始视线沿着手臂一路向上,最终停留在女人带着玩味笑意的唇边。
飞凕一掌拍在桌子上,拍歪了飞渊落下的笔尖。
“可疑。”
“啊?什么?什么可疑?”
飞凕一脸严肃,女人还在笑,只有一个人状况外。
女人收回自己的食指,又点在唇边轻轻划过。
“你在怀疑我?”
“这么多应聘的人,为什么只看中了飞渊?”
“她是个有潜力的孩子。”女人边说着边向着状况外的待宰小绵羊抛去一个轻飘飘的眼神。
只一眼,这只迷途的羔羊就彻底沦陷,调转圆珠枪头往好意帮她脱险的人身上戳。
“表哥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没有人理会飞渊,飞凕和女人都在沉默。

凰后很美,不只是长相,还有气质。和飞凕熟悉的女生都不同,优雅、成熟,还有被慵懒伪装地很好的自负、强势与攻击性。
这种自负飞凕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也正是因为飞凕对这个人的忌惮,面对凰后,才丝毫不敢松懈。
绵羊急了也会咬人,就算飞凕再怎么忽略身旁的闹腾少女,却也不能真的完全不管。
而在他终于回头准备安抚的那一刻,“哒。”的一声响起。
是指甲敲击桌面的声音。
“这样吧。”
表兄妹同时向着女人看去。
“你也留下,和这位小姑娘一起。实习生的位置足够让你们尽情地测度这间工作室,”女人挺得笔直的腰背靠向椅背,睥睨的眼神带着魅人的笑意,“以及我。”

神说,故事到关键必须得有张力,于是这天降张力便大大咧咧地推开了门。
“阿姐啊,老大仔让我来接你。”
这本来被女人抛出的消息砸懵的两人一惊一喜的呼声还未脱口便在嗓子眼里拐了个弯。
“大哥?”“风逍遥大哥!”。
“…………啊!?你们怎么会在这?”
“哈。”
在场唯一的明白人淡淡地笑了一声。
她说,“等我五分钟。”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