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又多了一张苍狼脸的传说

战地记事〔三〕



夜深了,赤羽却没有马上入睡。
他坐在打字机前,写字桌上的小台灯发出暖黄色的光线,他手上收拾着散乱一桌的资料,脑中还在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自从战事爆发,赤羽便被指派到罗碧的部队里进行跟踪报道。那时候罗碧手头上可调动的资源相当有限,可以说,赤羽是亲眼见证了这个男人是如何一步一步战斗到如今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地位的。
行奇兵、布险局,将已经被吞并掉大半的国土一点点打回来;从最初的只能打游击发展成如今正面冲突僵持不下近半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罗碧有了个在两国之间通用的名号——战神。
而赤羽,他踩过由罗碧亲手推平的血肉之路,笔记本上详细记录下了每场冲突的战损和盈亏,每份记录旁还附加上密密麻麻的战术分析和布局纠错。
他的胶片里充斥着血与肉,有活人,有死人,麻木的人,伤残的人,还有焦土、枪支、狂喜狂悲、极怒极哀……他与它们朝夕相伴。
这赌命的工作持续了三年,到现在突然终止,他一闲下来后还真的不习惯。

这一天太忙了。
因为受伤,赤羽在前线战况报道的速度上已经落后于其他人,想要挽回这个劣势就只能用精细度来填补,再加上工作交接,赤羽还必须将手头有用的资料整理归纳出来寄给已经赶往前线的同事。他几乎是一吃完午饭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玩命一样地赶工。
两项工作繁琐复杂,赤羽却生生用一个下午半个夜晚的时间井井有条地交出两份文件,其中还附带上了三卷胶卷和他现今情况的说明。

白天没有时间让他思考以后的路,等到了夜深人静,睡意渐涨时,这战士的呐喊仿佛无声息的幽灵,忽近忽远,徘徊在他耳边,伺机腐蚀他的精神,他的意志,他的一切。
赤羽觉得太阳穴跳得厉害,便摘下工作用的眼镜,靠着椅背打算休息片刻。
他却没想到闭上眼睛后,迎接他的不是黑暗,而且一片血红。
这片红像是打翻了的颜料,迅速向周围无边无际的黑暗扩散,而意识越是集中,那血红之中隐藏的肢体,跑动的人便越是清晰。
他连忙睁开眼睛,那片血红却没有放过他,继续铺天盖地得向他铺开。
“咣咣咣。”
有节奏的敲门声将血红吓退,赤羽平复了下呼吸,这才开口让屋外的人进来。
进来的人是温皇。
赤羽道:“我还以为温皇先生的待客之道就是将所有事务一并交给凤蝶代劳,而自己则在躺椅上悠闲自得。”
“哎呀,是温皇招待不周,这不是来向赤羽先生赔不是来了吗?”
温皇将一杯温水摆在赤羽手边,目光扫过桌子上铺散的资料、报道还有装在托盘里被挤到角落里纹丝未动的晚饭,笑道:“赤羽先生敬业非常,但是我记得我说过,伤患不宜劳累过度。赤羽先生在主治医生的眼皮子底下违背医嘱,这要是传出去了,恐怕是没人会再听我这个医生的话了。”
赤羽抬眼看了看温皇,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资料,审视起眼前狼藉的桌子。当看到那盘饭菜时,赤羽才后知后觉地感到饥饿,他将餐盘拖到自己跟前,里面摆着一碟青菜,一碟土豆和一碟竹笋炒肉丝,量虽然不多,但卖相确实不错。
“赤羽先生,凉掉的饭菜不适合一个病人。”见赤羽一直盯着冷点的饭菜,温皇开口提醒道。
赤羽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多谢温皇先生关心,夜已经深了,温皇先生不回房休息吗?”
“哎,有一个不听医嘱的患者,医生自然要多费心思。”
温皇故作夸张地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摆在桌上,轻轻推到赤羽面前。
“赤羽先生,这是安神用的精油,我想你会用到它。”
“精油?”
“我听说……”
在赤羽取过瓶子翻看时,温皇的双手突然分别撑在桌子和赤羽身后的椅背上,让被有意压低的声音,缓慢地,似蛊惑般的让话语飘进赤羽耳中,“从战场下来的伤兵老兵尝尝会想起战场上的残酷,夜深人静时想起死去的战友和已经报废的自己,被痛苦、悲哀、愤恨、茫然情绪的折磨着,夜夜无眠。你怎样看的呢,赤羽记者?”
温皇这一下将赤羽困在了桌子和椅子之间,而赤羽只是看了一会瓶子,认真答道:“止步于过去的人死在过去,能够从地狱里活着回来,没有必要亲手再把自己埋回去。温皇先生的好意我收下了,时候不早了,是时候休息了。”
温皇仔细地看着赤羽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没露出任何他所期待的任何情绪——没有茫然,没有痛苦,仍然是初见时的清明,带着些挑衅与高傲直直地注视着他。
温皇有些失望,随即又升起了更大的兴趣。
“那我就不打扰赤羽先生休息了。”
温皇微微弓了身子,端起餐盘转身离开房间。
只是他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转身问赤羽:“赤羽先生这次不问我有什么目的了吗?”
赤羽乍听这个问题,像是被逗笑了,弯了嘴角反问:“我问了你会回答吗?”
“耶,这就不一定了。”
赤羽“哼哼”笑了两声,配合地问道:“那好温皇,我问你,你有什么目的?”
“哈,我没有目的。”温皇手中的羽扇挡着他的半张脸,台灯的光照不清温皇的表情,反而让他显得更加模糊,像是随时能消融在黑暗之中一般,“一楼客厅右侧的抽屉有凤蝶做的小零食,不可多吃。赤羽先生,祝你有个好梦。”
赤羽见门被轻轻关好以后才从口袋里取出那瓶棕色的小瓶子,上面贴着的标签写满外文,赤羽戴好眼镜确认了下,是薰衣草精油。
“没有目的吗?嗯……”赤羽小声地重复了一遍温皇的话,将精油摆在桌子上,下楼取了些饼干填了肚子。
他关上灯,躺在床上,想着他的工作,明天要办的事还有不知在何处的人,入眠。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