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太tm好次了

二五ooc段子

暧昧的灯,缥缈的烟。客房内气氛正好,纵使床上二人各怀心思沉默不语,也成了情趣的一种表现。

铁骕求衣光着膀子倒在床上,思考着事态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

各界成功人士座谈会的邀请函、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还有唇齿间浓厚的酒气与被动被按在床上时的放纵。

嗯,一切顺理成章得似是精心布置的骗局。

而以铁骕求衣对床伴的理解,这还真就是个骗局——让人难以拒绝的骗局。

凰后简单地挽了发在脑后,口中的女士香烟静静地燃着,人也在床沿静静地坐着。

“霸王硬上弓,不负责任吗?”

“哈,老二,你也跟女孩子家家一般在乎清誉吗?”

“想必明天就能在八卦版头条看到铁骕求衣与凰后私下相好的消息。”

“这种时刻,你也未免太煞风景。”

凰后摇了摇头,单手抚上铁骕求衣搭在肩膀上的手。

铁骕求衣嘴里叼着他刚从角落中的衣服里掏出的烟,凑近凰后,两根烟的烟头触在一块。画面好似静止一般,直到第二道轻烟扶摇直上,小小的客房才算找回了失落的时间。

“诱导舆论方向,你的算计太过明显。”

“有时简单粗暴不是坏事,你不就中招了。”

凰后一双媚眼直视铁骕求衣,他从中看到了她的志在必得。

“我会让你臣服与我。”

“那铁骕求衣,请招!”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