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太tm好次了

【温赤】恐怖宠物店2

2

夏日凉风掠过阳台,窗边的吊兰轻轻摇摆着。落子时棋子与棋盘间发出清脆的声响。

似有陌生男人的轻笑声传来,断断续续,听得不太真切。

凤蝶合上大门,匆匆蹬掉休闲鞋,抱着刚买到的东西往温皇的房间赶。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熏香味,凤蝶心想着这可能是老爹制出的新品种,伸手敲开了温皇的房门。

那个用梧桐木制成的笼子还摆在房间中央,紧挨着温皇的床与躺椅。那只赤色的大鸟独立高枝,身上羽毛犹若生辉,仿佛带着人类情感的眼温柔地注视着凤蝶,偶得一声长鸣,透彻心扉,使人不由得心情愉悦。

而凤蝶那叫人糟心的爹——神蛊温皇此时便坐在笼中的棋桌前,对着一盘未完的棋沉思。

一脸愉悦的沉思。

敬工敬业的凤蝶习以为常地将汹涌澎湃的吐槽之魂压下,决定先干正事。

“我刚回来的时候有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家里来客人了?”

“哎~凤蝶,你说我这偏远的小别墅,除了罗碧和千雪,还有谁乐意来吗?”

“那刚才的声响?”

温皇食指抵着嘴唇,做出了嘘声的动作,“那是秘密。”

凤蝶淡定地翻了个白眼,把手中的物品摆在了温皇的手边,“秘密就秘密,反正十有八九又是你闲着蛋疼,不知道,省事。还有,下次兴致大发进鸟笼子里推演棋局的时候记住关笼门,这么好看的鸟你也不怕跑了?”

“哈。”温皇低笑,一双眼贪婪地注视着高高在上的鸟儿。

“他不会跑。”

“这么有自信?”

“哎~凤蝶,你是对我的魅力有所怀疑吗?”

凤蝶表示已经无法和这人正常沟通。

“算了,东西已经给你了,我要出门了。若是我赶不回来,晚餐你就定外卖吧。”

“诶~刚回来就出去?”

“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留空间给你和这只鸟儿一块研究这盘残局,不好吗?”

神蛊温皇眯着眼睛上下来回扫视凤蝶好几圈,然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凤蝶啊,路边的野花可不能乱采啊~”

“要你多事。”凤蝶丢出此话,然后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甩上了房门。

“哎~赤羽大人,你看我家的蝴蝶,这可是进入叛逆期了?”

温皇目送着凤蝶离开,笑道。

“这女娃人不错,落在你手上实属浪费。”

本该无人的房内忽然响起另一个不属于温皇的声音。

房内的熏香味越发浓重,温皇回身看去,那只骄傲的凤鸟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坐在棋桌另一边的赤羽信之介。

“诶~赤羽大人,我对凤蝶,可是尽心尽力啊。”

“你所谓的尽心尽力就只体现在八卦她的感情生活上吗?”

“我神蛊温皇的女儿,当然不能拿去便宜一个废材。”

“可在你神蛊温皇看来,世间并非痴愚的人到底能有多少呢?”

“我面前不就坐着一位吗?”

温皇捏起一颗白子,眼里满是玩味。

“温皇是否忘了,吾只是一只鸟。”

“高贵的凤鸟自然不能和凡间的俗鸟相提并论。”

赤羽瞪了眼温皇,似无意再与温皇瞎掰下去,竟是起身有了离开之意。

温皇却是不急,待到赤羽经过自己身旁时才缓缓道:

“赤羽大人可是在懊恼?”

“吾为何要懊恼?”赤羽停下步伐,回身看向温皇,手中折扇展开,掩住了他大半的面容。

“当然是懊恼自己看走眼选错人了。赤羽大人对温皇的不满意,明显得刺痛了温皇的心啊。”

说罢,温皇带着满满嗔怨的目光就这样投射在赤羽身上。

赤羽心里暗自感慨,做凤鸟这么多年,跟随的人并不在少数,却是头一次遇上这么个厚颜无耻之徒。

“呵呵呵。”赤羽笑了,其富有特色的笑法让温皇纠结了几秒这到底是他习惯性的笑法还是最近网络上热门的万能回复。

并没有过多在意温皇那点无聊小心思也完全不想去回应那些酸了吧唧的废话的赤羽一针见血地抓住了温皇话中唯一的重点,“明明是你选择了吾,何来吾看走眼一说?”

“诶~可是我与那名店主可都是因为赤羽大人的一声凤鸣而驻足的啊。而且我相信,赤羽大人这般高贵,若不是看得上眼的人,是绝不可能让其接近自己的,对吧?”

闻言,赤羽的神色有些复杂。

他拧着眉头,过了一会,叹了口气,“身负将才之气,内有通天之能,若是有心,日后必成大器,可惜……”赤羽一步步接近温皇,合起的折扇轻轻挑起温皇的下巴,“命犯风流,游戏人间,易折阳寿。”

“哈,原来温皇在赤羽大人眼里是这样的人物吗?这么多的赞誉,温皇当真受宠若惊。”嘴上麻利地跑着火车,温皇眯起本就狭长的眼,摆出了与话中完全不符的舒适表情。

“我需要的是一名贤才,而不是唯恐世界不乱的不定因子。”

“哈,是啊,凤凰象征祥瑞,自是不屑与温皇这般无所事事的人为伍。”

“可惜温皇需要的只是一名好对手,”手在不觉间已经牢牢握住了那只握着折扇的手,温皇一手施力,另一只手伸到赤羽的腰侧,企图将凤鸟收入自己的怀中,“一名绝不止于棋盘上的好对手。”

“吾无意与你争斗。”

转眼间,温皇的手腕便被赤羽卡住,被人一把丢出了笼中。

摔在柔软的大床上,温皇滚了两圈,索性赖在了柔软的床被里,抱着枕头半开玩笑地向赤羽撒娇,“哎~现在想想小女所讲的话也不无道理,赤羽大人对温皇成见这么多,温皇真怕赤羽大人出门之后便另寻他主,再也不回来了~”

“若吾想走,你关不住吾。”

“温皇便是深知此理,所以才不关笼门啊。毕竟这门的有无,对赤羽大人而言并无影响。”

终于对温皇的废话忍耐到极限的赤羽用尽一辈子的教养才忍住不当场翻出个白眼。

“我要出门一趟,回来的时间会晚,你不必等我。”赤羽赶紧结束对话准备脱身,但随后又怕温皇误会,开口补充道,“吾仍会在此叨扰,温皇你大可放宽心。”

“赤羽大人这是对温皇还抱有期待吗?”

“这只是部分。店内虽然幽静,却也无趣,你温皇行事虽然与吾之目的大相庭径,但棋局难逢对手,棋桌上对决未完,再留几日未尝不可。”

不经意间,赤羽露出一抹浅笑,但这笑容很快便被冲天火光覆盖,凤鸟浴火而出,毫不留念地飞出窗外,不知去向。

房间依旧干干净净,好似方才的火焰只是幻觉,温皇却没有了思考其中原理的心思。

在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是面对不能预测的事物而升起的愉悦与对想要剖析赤羽此人,或者说此鸟的渴望。

兴奋一刻不停地在温皇脑内冲撞,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喃喃自语,双眼像是发现了至宝一般亮得吓人。

“赤羽大人啊,你可知温皇最受不得的就是挑衅啊~”

与此同时,被认定是在挑衅的凤鸟在空中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

小彩蛋1

“吾仍会在此叨扰,温皇你大可放宽心。”

“赤羽大人这是对温皇还抱有期待吗?”

“这只是部分。店内那群蛇精病一个个跟生化武器一样,而且最近店长穷,室内没冷气没暖炉,冬冷夏热,住宿环境太糟,吾看着就胃疼。”

“………………”

小彩蛋2

“赤羽大人,赤羽大人~”

听闻呼唤转身看去的赤羽看到了一只叼着笋片,张开怀抱向他奔来的温皇。

“来吧赤羽大人!这是爱的投食哦!”

“滚!”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