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太tm好次了

【酒馆五小妖】妖怪酒馆编外——日常

夏日清晨,城市主干道已有了热闹的势头。群鸟归巢,绕过新伫立起的高楼,在空中变换着队形,叽叽喳喳地涌入旧居民区,掠过妇人家窗台的花儿,隔着窗户,飞进男人多年前的回忆里…
那时的莫庄还是个刚入伍新兵蛋子。坐在板凳上,混在新兵堆里和老兵拉着歌。双方把歌拉得震天响,就连那仙人落下的雷,也得逊色三分。忽然,一群飞鸟窜了出来,直扑向莫庄的脸,用赤红的喙对着他的双眼一通狠啄…
然后,他醒
了。
晨光透过窗户刺进干涩的眼睛里,火烧般的疼。他想扶正在鼻梁上摇摇欲坠的墨镜,却在不经意间把身边的女生扫下了沙发。女孩下落,砸在了地上的鸟人身上,横倒在鸟人翅膀上的男孩被震得翻出羽翼,碰翻玻璃瓶无数。
莫庄:“……"
莫庄还来不及对眼前的奇景做出任何反应,沙发上仅剩的一个老实人便也开始缓慢地滑离扶手,最终栽倒在地上,抱着茶几腿,嘴里念叨着不知谁家的姑娘。
莫庄:“………………
"

把四人重新搬回沙发上安置好,再把满地的酒瓶子零食袋收拾好花了他不少的时间。方才东倒西歪的四个人至始至终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堆叠在沙发上安稳得睡着,还有个在睡梦中笑出了声音,让莫庄不知是该羡慕,还是该头疼。

把住所收拾好后,莫庄一时无事,便晃到阳台上静静地抽烟。 
旧居民楼层层叠叠,学生略过围在一起下棋的大爷们,在两栋楼的巷子间嬉笑打闹,赶早去市场买菜的阿姨三五成群,路过阳
台时,还笑着和莫庄打招呼。
莫庄很喜欢这旧区的氛围——安逸、平和。

透过墨镜看到的一切都不太真切,来往的人群和洒在巷子间的阳光在有色镜片的过滤下都失了本色。他曾多次想取掉这个阻碍,不过每次年轻时在丛林里穿梭的画面、头部中弹的画面、还有躺在医院里,医生通告他今后不能再裸眼接触光线的画面都会及时从他眼前划过,阻止他的下一步举动。
这次也不例外,按在镜腿上的手指停顿了片刻,最终只
是叩了叩镜框,作罢了。

有相识的小贩路过,往阳台上投去了五人份的早餐。莫庄一一接着,然后把整个钱包丢了下去。小贩拿了早餐钱,向他晃了晃那瘪瘪的钱包,笑了他一句“穷鬼”,而后将这棕色的小包又丢回了莫庄手上。

一根烟快抽完的时候,房间里适时地传来了物品碰撞的声响,提醒莫庄,供他悠闲时光已经到头了。

回到小屋便见着那橙色头发的女生一手提着鸟人的衣领,一手不停挥动着,愉悦地向莫庄
道“早安”。
这名方拂曦的姑娘,就如真正的夏日艳阳一般,永不乏热情和活力。
当然,夏日的阳光在很多时候也会给人带来困扰,比如现在,这太阳姑娘边喊着“起来啦懒鬼们!这么好的大晴天睡过去就太浪费了!”边把鸟人按在墙上的情况就让莫庄十分的头疼。
“…………拂曦,再按下去墙就要裂了。"莫庄出声提醒,却是晚了一步。方拂曦这时已提起之前抱着茶几腿做妄想梦的男人,生生将他丢到另一面墙上。
拂曦:“莫莫你刚才有说什么吗?”
莫庄:“…………我说他们已经起来了,可以收手了。”
 
接下来便是早餐时间。被甩到墙上的花花公子何欢和太阳姑娘就着喊人起床的方式展开了争执。不过因为何欢根本就是个战五渣,所以很快,抗议就被方拂曦以武力镇压了回去。随即,两人又因拂曦过于暴力的行事方式,保持着一个被另一个反身锁臂的姿势展开了下一轮争执。有着小孩身形的徐归则在一旁煽风点火,为方拂曦
一套漂亮的过肩摔拍手叫好。
另一个暴力喊床的受害者则安稳许多,双手附着着一层厚厚羽毛的萧笙在脑袋被按在墙上以后只是扭动了两下身体,便再次安稳地睡了过去,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莫庄拍醒萧笙——他硬是用了七成的力才把他从周公的手里拉回现实,两人蹲在房间的一角,啃着手中的肉包。
“我是不是该提醒他们这几平米大的房子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莫庄面色有些凝重。
“安心,”萧笙打着呵欠安慰
他道“拆了,还可以再补。”
莫庄:“……"

这看似不着边际的闹剧却是出租屋内五位成员日常的开端。打闹过后,吃饱喝足,五人便离开出租屋,前往工作的地方开始劳累的一天。
方拂曦、何欢还有萧笙所在的建筑工地今天便可结算工钱,所以一路上拂曦都在拉着昏昏欲睡的萧笙和何欢争论该如何花掉这笔钱——期间提出花在风月场所的何欢又是被方拂曦一顿暴打。徐归打工的饭店开门较晚,而莫庄的工作在昨天便结
了账,在把三人送到工地前后,两人见无事可做,便先找了个小公园,进去里面闲晃。

“阿庄,你今天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宿醉了?”
两人逛到一片树从前,徐归拉开随身的背包,取出一套衣服,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在,便钻进了树丛。
“目前手头没事,又不用看着你们,不知道该干些什么。”莫庄靠在一棵树下,手又伸进了装着烟盒的口袋。
“等等!阿拂和老何先不提,我看着像是需要时刻紧盯着的人吗!”徐
归在树丛间不满出声道。
“是。”莫庄坦然回答。
“……"疑似被打击到的徐归没有接着出声抗议,躲在树丛后持续地弄出些窸窸窣窣的声响。
不一会,有人从树丛中窜了出来,但却不是一个孩童,而是一个年轻人。
“阿庄你很过分啊,”年轻人开口道“我明明比那两个不用脑子去想事的呆子好多了!”
“你会装成小孩子去恶作剧。”
“那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
莫庄不说话,一脸“这还不需要看着?”的表情盯着青
年版的徐归。
徐归心知理亏,干笑两声,赶紧转移了话题。

离打工的地方开门还有10分钟的时候,徐归准备出发了。
刚走出去没几步,莫庄叫住了他。
徐归:“?”
“明明有能改变自身时间流动的能力,不想做些比在小餐馆刷盘子更有意义点的工作吗?”莫庄问得认真,徐归却被这认真弄的有些糊涂。
“阿庄,你昨晚喝酒喝傻了?”
莫庄愣了愣,自嘲地摇摇头,“我想是有点。”
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和其他四个
人一样清楚。

“那种处处都是压力的生活多没意思嘛。”徐归一脸嫌弃地答道。

莫庄猛地想起多年前自认身份不凡的他在丛林中,看着战友倒下时的样子。就是那时,他才发现虽然他有着想要在世上留下些事迹的信念,却没有勇气和觉悟去承担死亡的重量。
简单的说,他怕死——不管是自己的死亡,还是他人的死亡。
所以他才很快地放下了自己的抱负,放开了手中冰冷的枪身,回到城市的最底层,回到这平凡到无聊
的日常中。
“哎不对啊阿庄,你今天到底什么情况?”徐归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照理说,我们这群人的选择你应该都是清楚啊。”
“抱歉,”莫庄朝他摆了摆手“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有些理不清楚。”
“切,这事好办啊!”
徐归跑回莫庄身边,往他肩膀上捶了一拳,“晚上没事了一块去酒馆来一杯,包准治好你那姑娘家的玻璃心思!”
“好。”莫庄应道,回敬徐归一拳,大男孩却快速退开两步,躲开了。
徐归
笑嘻嘻地对着莫庄扮了个鬼脸,挎着包,大喊着“要迟到了!”跑出了公园。

于是又只剩下莫庄一个了。
他咬着从树丛谈话起便拿了出来,却一直没点燃的烟,握着烟盒发呆——这烟是战友牺牲前喜欢的牌子。
神游期间,莫庄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几十平米小住房的其他成员。
本来依据种族优势完全可以去当核炉却偏想着要当暖炉的金乌,有着可以在高端情报获取方面起到巨大作用的能力却偏偏用在了恶作剧和泡妞上的
鳄龟和兔妖,还有懒到站着都能睡着,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分的秃鹫,还有他莫庄——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见血封喉树妖。
这是一个连组RPG游戏队伍都会嫌人多的小团体。
他们是在人类看来本是只该出现在神话传说还有怪谈中的存在。而现在,他们却居住在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与异族共同享用着一片阳光和土地,并爱着这样悠闲琐碎的生活。
若是有知情的人类,大多会觉得不可理喻。
他所熟知的一位胸有鸿鹄的退
魔人,在得知他们这种窝囊的生活态度后气得生生摔了手中的符——虽然这事在当时的莫庄心里只有免去了和单方面穷追猛打的退魔人正面对抗的麻烦。
现在再想,能让敌视自身的人气成这幅德行,想来他们也确实是懒散过了。不过这就是他们,乃至整个种族族的生存方式——只要开心就好。
而莫庄的观念则更为简单点。
他想:只要活着,就很好。

在路人向他投去奇怪的目光之前,莫庄收起了烟盒还有四处游走的思绪

“果然还是去找些事做吧。”他露出难得的一抹浅笑,开始期待起日落后和友人们的碰头。

……

夕阳西下,霓虹灯开始闪烁,把头发染成暖橘色的姑娘,被姑娘拽着,眼睛已经阖上的青年,身高不足1米3的男孩,绑着一截小辫的青年,还有戴着宽大墨镜的男子,五个人一路吵闹着走向旧楼区,脚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渐渐地,五道影子融合在一块,不分彼此。

“诶!莫莫你在考虑去找固定的工作吗!?”方拂曦惊
呼。
“嗯,光靠打零工养五个人还是有些吃力。”莫庄点头。
“何况还有个花钱毫无节制的花花肠子在。”徐归见缝插针。
“那在死兔子有想去泡妞的想法时揍他一顿不就好了!”
“喂!好色怎么了?好色就没人权了吗!”何欢大声抗议,而后被一声更大的“没有!”盖过。
又一场单方面的虐菜,开始了。
莫庄:“……"
“你要真去干那些朝五晚九的工作这群人就没人管了。”一旁站着睡着了的萧笙不知什么时候把眼
睛睁开了一条缝,搔着头发含糊道。
“我也就是说说,在部队里学的东西,那些地方用不上。”莫庄回完话,上前去拉开扭在一起的两个人。
拂曦:“莫莫,别啊,去干那些活一点都不有趣啦,大家一起吃泡面不也很开心嘛!”
何欢:“就是,大不了以后逛红灯区我带上你呗…哎哟!”
拂曦:“我叫你带坏莫莫!”
一记漂亮的下勾拳,何欢倒地不起。
徐归蹲在何欢旁边,叹道“老何,为何你一定要找死呢…”
莫庄摇
摇头,拉起何欢,勾着他和方拂曦的脖子向前走去。
“工作的事,待定。”
“哦耶!”
“万岁!!”
“今晚找个大妹子以示庆祝一下吧!”
“滚!”

窝囊就窝囊吧,贪生怕死就怕死吧,这样,挺好。
莫庄心想,望着远方的旧楼,就像在看着那平凡的,偶尔会带点小意外的未来。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