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把社交网站的一切点赞转发抠掉

【罗皓X夏渊辞】妖怪酒馆编外——永恒黑夜

本来不想这么早发出来的 不过这算是我的黑历史中少数能见人而且到现在我还很满意的一篇了

放出来 权当预热了

顺带 其实渊姐的名字是我当年随手敲出来的 但是现在发现怎么看怎么带感 嗯 这就是命运啊<<<滚!

最后再嚎 罗渊王道啊啊啊啊啊

-------------------------------------------------------

 巨大诡异的圆月高挂夜空,洒下的银辉笼罩着犹如空城的云平。
偶尔有成群的绿色光团掠过寂静的大街与高楼,而后消失在彼方的黑暗中……
此时为13时45分,云平城陷入永恒黑夜的第六天。
“……换句话说,因为引起这个现象的妖们本身实力就不稳定,所以这次陷入永恒黑夜的时间也不会持续太久……”
夏渊辞推了推眼镜,看着酒馆内一群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睡到天昏地暗的妖们,明智地终止了这次的科普。
“那么……我们现在……现在该干什么?”单手撑着脑袋的树妖虽然勉强保持着清醒,但不断打架的眼皮却也表明他撑不了多久。
“睡觉,一直睡到天亮就可以了。”
一句话如同大赦,那些碍于渊辞威严苦苦支撑到现在妖们顿时一头栽倒,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酒馆内鼾声如雷。
“啧,吵死了……”罗皓烦躁的丢开手中的账本,紧握双拳随时准备给予那些流着口水说着梦话的脑袋永久的安眠。
夏渊辞把那本可怜的账本放回桌上后看到的就是这张火山喷发前夕的臭脸,嘴角上扬到一个不大的弧度,她笑着说:“这个特殊状况的危险性是0,就算店长你把他们丢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事哦。虽然我的建议是不要理睬他们较好,清理回收起来会很麻烦,永恒黑夜的特产可不是揍个十来拳就会有效的。”
“那是啥?”
“夜歌,能将安眠曲直接送入生物脑中的妖精。除非能让大脑与身体的联系完全断开,不然基本没有生物能抵挡这种直接的催眠方式。当然,若是实力相差太大,就算依然能够听到他们的歌声催眠效果也是微乎其微的。”
“那你呢?”
“店长,我是幽灵,没有实体。”
“……啧,所以一直在我脑袋里吵个半死的家伙们就是你说的这玩意?”
“店长你听得到?”夏渊辞一脸淡定的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一直以为你没脑子。”
“夏·渊·辞!”
伴随着这声使酒馆屋顶抖了三抖的怒吼,本来睡得安安稳稳的某妖突然挺尸坐正,目视前方的墙壁,口齿不清地大吼“唔……别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完,此妖头一歪,再次昏睡了过去。
“……”
“……噗”
“靠!”

在被昏睡的妖们精神骚扰得忍无可忍之际,根据夏渊辞的建议,罗皓将大门一甩,一切杂音都被隔绝在了门的另一边……
“……所以为什么老子是在门外的那个!”
夏渊辞眨眨眼睛,一脸愉悦“毕竟自愿走出门比拎着他们一个个丢出去省事多了不是么?”
“……”

两人步行在黑夜中城市的主干道上,罗皓在前头,夏渊辞跟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一如当年二人行遍天下那样。
“……好吵。”罗皓叼着烧到一半的香烟,漫无目的的打量这个他居住了千年,却始终没有了解过的城市。
微风带来了有着绿色荧光的夜歌和若有若无的歌声,与脑海中的持续不断的声响交汇着,神奇的平息了他内心的暴躁。使他能用难得的平静心态去对待这些“吵闹”的生物。
不知不觉中,抱怨依旧,却逐渐低沉,直到最后已完全没有了它的踪影。
夏渊辞依旧是笑着,眼镜镜片里印满罗皓的背影。
“店长。”
“嗯?”
“幸好现在没人。”
“嘎?”
“大半夜还带着墨镜在外乱晃的人,”夏渊辞故意停顿了一下,镜片的反光遮住了她的双眼“非疯即瞎。”
“夏·渊·辞!!”

走过中心广场,走过大图书馆,走过市政大楼,最后,两人停在了一个小公园门口。
“来这干啥?”
“店长,是你带的路。”
“……”
“是命运的指引也说不定哦。”
“……啧,老子不信这个。”这么说着,罗皓踏入小公园内。

公园深处是一大片开满不知名小花的草地,现在,这里已经完全成为了夜歌的天地——到处是淡绿色的光团,他们聚在一块,唱着无名的曲子,在淡色的花间嬉戏……
“如此庞大的夜歌群,难怪能催眠整个城市。”夏渊辞的双眼越发明亮起来,她暂时抛下了令人头疼的店长与一个难得的夜晚,开始思索起如何利用夜歌这群资源的最佳方案。
罗皓看着进入“熟人勿扰,扰了也不理你”模式的夏渊辞,不再理会她,独自一人找了个视野不错的地方躺下,闭上眼睛享受起内心深处难得的安宁。
“不嫌吵了?”半响,夏渊辞调侃的声音从身边传来,罗皓抬了抬眼皮,若有若无的勾起了嘴角。
“偶尔吵会也不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