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向前走已经走不动啦

剑牛郎与凤织女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名聪明乖巧的姑娘,名曰凤织女。

凤织女本是天上服侍秋水王母的贴身侍女,负责照顾秋水王母的生活起居,处理各类家务,与上门寻仇的仇家周旋,在王母和结拜兄弟喝醉酒时还负责将三人扛回寝室,处理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庭院。

如此百年,不离不弃,闻者伤悲,见者落泪。

某天,凤织女替秋水王母下凡办事,回程时路遇一处湖泊。凤织女见水潭清澈,风景绝佳,心念一动,当即退去衣服,浸入湖泊之中,闭目享受难得的悠闲时光。

此时,刚经受了弟弟入赘铁匠家的悲痛消息,在外茶馆喝了个酩酊大醉的剑牛郎醉醺醺地来到了湖泊边上。

望着面前的青山好景与美艳佳人,剑牛郎惬意地眯了眯眼……

然后低头吐了一池子。

顿感糟心的凤织女堪堪躲上了岸,乘着剑牛郎还在吐的机会开启一键换装技能。下一秒,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凤织女一巴掌糊在了刚吐完的剑牛郎脸上。

“清醒了吗?”

“哈吉咩啊!做什么倒插门的女婿啊!你是我弟弟耶!跑去姓什么废啦!鲁啦!大哥不允许啊!”

剑牛郎说着,一头扑向凤织女。

更加糟心的凤织女闪过剑牛郎的熊抱,扯着剑牛郎的衣襟又是“啪!”“啪!”两下。

“现在,清醒了吗?”

剑牛郎眨巴着被打出生理泪水的眼睛盯着凤织女,迟疑地开口道:“喂……你,再打我一下。”

“啪!”

干净利落,无丝毫拖泥带水。

“再来再来!”

“啪!”

“再打就嫁我!”

“啪!”

“……”这是打的过程中根本停不下来反应过来后巨想剁手的凤织女。

“……”这是脸被打成烂苹果想笑也笑不出来的剑牛郎。

此后两人便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剑牛郎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他们带着凤织女吃喝玩乐,游山玩水,生活好不自在。

‘其实这样也挺不错的。’和剑牛郎坐在葡萄架上吃葡萄看星星的凤织女如是想着,顺手又给剑牛郎塞了颗酸葡萄。

可惜好景不长,得知凤织女与凡人相爱的秋水王母火冒三丈,当即掀了最喜爱的那张躺椅,率领众天兵浩浩荡荡地降临凡世,带走了凤织女,并随手一掌将剑牛郎拍进了地面。

完事后,秋水王母还不忘风骚地回头嘲讽道:“哼,废物,就活该趴在地里做虫子的养分。”

剑牛郎的小伙伴们使劲抠了半天才把剑牛郎从地里抠出来。可惜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的剑牛郎却因为过度沉重的打击陷入了癫狂状态。

剑牛郎的小伙伴们无法,只好放任剑牛郎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到处瞎跑。

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百里潇湘的人站在了剑牛郎面前。

“吾是百里潇湘,秋水王母麾下的坐骑之一,业余爱好是给秋水王母找麻烦。”

“……”这是在一旁歪脖子卖萌的剑无极。

“你若是真想见到凤织女,那可以与我做个交易……”

“……”这是对百里潇湘衣服上的东珠无限感兴趣的剑无极。

“喂,我说的话你有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指着百里潇湘脑门上的印记狂笑不已的剑牛郎。

“…………日!”

于是一阵巨响过后,剑无极再次被镶在了土地里。

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半天,百里潇湘终于与稍微清醒一点的剑牛郎制定好了计划,满意的离去了。

转眼间,七月初七,约定的日子到来了。

百里潇湘按时守在约定好的地点,等待剑牛郎的到来。

时辰将至,只见剑牛郎拉着一道黑影缓步来到百里潇湘身前。

“……”百里潇湘不说话。

“……”剑牛郎不说话。

“……”雪山银燕不说话。

“………………

我R!我不是叫你带头牛过来吗你TN的带个人过来几个意思!”

“你在说虾米我听不懂啊!这不就是我家养的牛吗?来,银牛啊,快来秀一手你的绝活给这个不识货的人看看。”

“剑无极,你!……”雪山银燕气节,心里暗自下定决心以后打死不再听到剑牛郎的请求后二话不说地跟着他就走。

百里潇湘两眼一翻,终于放弃在剑牛郎身上下功夫,摇身一变化为一只巨大灵猫腾飞而上。

“TN的,跟一个疯子瞎折腾半天,老子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跟着一块疯了。”

见百里潇湘要走,剑牛郎的记忆深处的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突然翻腾而出。

“啊……啊!!”剑牛郎眼中显现狂态,一双赤红的眼,紧紧盯着准备起飞的百里潇湘。

“啊!!秋水王母!你麦走啊!!!!!”

忽闻剑牛郎一声暴喝,百里潇湘回头望去,就见满面狂态的剑牛郎朝着自己奔来。

百里潇湘赶忙踏云而起。剑牛郎看准时机,奋力一跃!

然后扑空了……

就在这时,异变又起!

“一扫,无悔!”

雪山银燕掏出不知从哪捡来的大扫把,施以万钧之力,拍在了剑牛郎的身上。

借着雪山银燕的蛮力,剑牛郎硬是多飞出了十几丈远,准确无误地扯住了百里潇湘的大尾巴。

差一点失去平衡栽在地上的百里潇湘今天也依旧在不爽地咆哮:“尼玛不让老子遇上一个蛇精病会死吗?会死吗!!!”

纵使各方面都不太靠谱,但灵兽终究是灵兽。不过一会,剑牛郎便再也望不见脚下明灭的灯火,唯有浮云在身旁缭绕。

穿过云层便是万千星河,剑牛郎放眼眺望,最终在遥远的彼端,望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啊……凤蝶啊!”

脑中混乱的思绪全因这个名字而平复,沉淀。剑牛郎呛呛踉踉地踏入星河之内。像是感应到了剑牛郎的心绪,星河间,千万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探出头来,聚集在一起,汇成了条通向彼岸的长桥。

二人终是在桥中央相会了。

“凤蝶啊!你没事吧?那个变态秋水王母有没有对你怎样啊?还有,我那个寂寞风骚的老丈人是怎么放你出来的啊?”

面对剑牛郎连珠炮似的发问,凤织女反应不慢,对答如流。

“我没事,主人对我很好。前几日主人与隔壁东瀛的神祗打了一架。强行发招把自己玩瘫了,所以我才有时间出来。”

听完凤织女的解释,剑牛郎若有所思,然后拉着凤织女就往回走。

“剑无极,你是在做啥?”

“哼,现在这个机会简直千载难逢,可遇不可求!我若不乘此机会带走你,我都对不起老丈人这次作的大死。”

“可是,我还要照顾他。”凤织女的脚步有些疑迟。

“啊?他都已经蛇精癌晚期没药医了,你还想照顾他?”

“就算再怎么欠揍,他也是养育我的人。”

剑牛郎看着凤织女,凤织女也看着剑牛郎,两人沉默相望。

最终,剑牛郎妥协了。

“哼!那好吧,谁叫那个家伙是我的老丈人呢!”

“你放心,每年的今日,我在此处等你。”

“啊?一年见一次也太过了吧?”

“那你想怎样?”

剑牛郎挠挠头,贱笑道:“一个月一次,怎样!”

“……你是想等主人醒来后再把你拍到地面里去吗。”

“哼!有种来啊!不打到他看到我就喊爷爷我就不是剑无极!”

“啪!”的一声,凤织女看着剑牛郎,道:“清醒了吗?”

剑牛郎捂着左脸,心道‘看来凤蝶扇巴掌的功力还没退步’的同时,脸上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花。

凤织女感觉最初遇到剑牛郎的那种心塞的感觉又回来了……

“好啦好啦,一年就一年啦,反正我等得起。不过嘛……”

“怎样?”

剑牛郎坏笑一声,一把拉过凤蝶,在她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既然一年只有一天约会,那今天总该陪我玩个够吧?走,我带你去逛夜市。”

凤织女看着拽着自己跑向一张便秘脸的百里潇湘的剑牛郎,心塞的感觉犹在,但是嘛……感觉不差。

“你慢点,麦摔了。”

凤织女如是说道,然后任由自己给自己放了一天小长假。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百里烧香:“可贺个蛋啊!为什么老子不但要充当交通工具还要充当个两千五百瓦的大电灯泡啊啊啊!”

秋水王母:“呵呵。”

百里烧香与秋水王母正提着凌霄与无双站在作者身后,他们很生气。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