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xb2太好玩了呜呜呜

☆啾啾的奇妙冒险☆——只是时候未到

虽然这篇不用脑的傻屌文到现在为止都还在按照脑内的大纲在走,但是我已经越发不知道自己打算写什么了。动力也快耗光了,且看且珍惜,指不定哪天觉得没意思了就不写了x

顺便从这里开始要开感情线了 CJ和GJ 不能接受的还是注意避雷吧





生日一事过后,丝吉和仗助还有西撒的又一次下午聚会时,丝吉很疑惑地对西撒表达自己了的看法——他明明和乔瑟夫的交流圈重合了这么大的一部分,就连西撒的小宠物都和jojo同名,但是他们两却完全相互不认识,而且第一次见面还落了个一个互看不顺眼的结局。太神奇了。

“我和西撒先生刚认识不久,但是丝吉姐你和他们两都认识好几年了吧?”

“对啊对啊,我一直在帮丽萨丽萨老师工作,他们我都很熟的。”

“你没想过介绍他们认识吗?”

“啊……”

愣了半响。

“有几次确实是想过啦。你看他们都是帅哥,也都很受人欢迎,很好相处,但是每次想一块叫出来的时候都会不小心忘记这回事……哎呀反正现在都见过面了嘛……再说再说,”为了辩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打蛋器因为回头的动作微微抬起,一旁蓄势待发的啾瑟夫和噫泰顺利偷尝到了胜利的奶油。

“jojo有时候也会来事务所帮忙的嘛,为什么你们总是遇不到呢?”

“说来,我已经有段时间没去拜访丽萨丽萨老师了……前段时间不仅工作多,而还有这两小家伙的事,完全抽不出时间。”

“那还真是不凑巧。”

尽管西撒极力否认,但丝吉和仗助都认为jojo本质不是什么坏家伙,有机会相处过了西撒肯定会喜欢上他的。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有点快。

 

正逢换季,近几天的天气愈发捉摸不定。有时候早上还是大晴天,下午一看,天空早就布满乌云。

等西撒离开小店锁好门时,已经有淅淅沥沥的雨落下来了。他撑着伞悠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想的是今天的晚餐。店内常备雨伞的人自然气定神闲,不过有些不看天气预报的人就倒霉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举着花花绿绿的双肩包匆匆忙忙跑过他身边,飞扬的水花还溅了几滴在他脸上。

“这群小混球。”

西撒随口一骂,也没太去在意。

大概是稣哥觉得派几个小混蛋已经干扰不了他回家的脚步,西撒拍拍衣服上的泥渍准备接着迈步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注意到了马路对面,那位稣哥派下来打乱他计划的大混蛋。

他亲眼见着那个被丝吉和仗助夸的天花乱坠——好吧准确来说是褒贬不一的大少爷举着收拢起来的伞窜进了巷子里。

曾经的西撒对聚众斗殴这事可是轻车熟路,光看那架势就知道他想做些什么。

这不是挺好,最好让他被揍一顿,好让他知道这世间的险恶。西撒这么想,可是他并没接着踏上回家的路,而是像个木桩子钉在了原地。

他可是丽萨丽萨老师的儿子,他要受伤了老师得多伤心?

195的大个头,被揍几下能有什么事?

他和自己陷入僵局。

而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巷子里飞出来的已经被打坏掉的一柄雨伞。

 

乔瑟夫本来可以不掺和这桩霸凌事件。

他和那个被欺负的黑人小孩唯一的交集便是几分钟前的小卖部门前,这个笨手笨脚的小子偷了他的钱包。

他本来可以等着这个小鬼被揍一顿,自己再慢悠悠地找趴在地上的他要钱,或者是加入揍人的队伍,甚至他可以转身就走当做没看到——反正他也不差这点钱。

哪怕做出上述的任何一个决定,他肯定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一身雨水和泥水,手边唯一的武器——那把雨伞,被他自己当做标枪扔了出去。虽然命中了一个人,但代价就是他现在得赤手空拳地面对3个大汉了。

“不自量力的小鬼,我们收保护费关你屁事。”

“先说好,我可不是打不过你们,”乔瑟夫抹了一把脸,“但你们不觉得对一个手边没武器的人掏刀子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吗?”

“呸,我又不是做慈善的,你唔哦!……”一袋垃圾正中张着的嘴。

“兵不厌诈死肥仔,”又是一脚踹在他的身上,“你的下一句话肯定是我操你,死小鬼!”

“我操你,死小鬼!”

“你干嘛还要激怒他们啦!!”蹲在垃圾桶后面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少年朝他大喊。

“你又不能打你插什么嘴?抱头蹲好。”

吵架间他已经擒住一人捅来的右手,以肩撞向墙壁,又一脚将落地的蝴蝶小刀踢到男孩身边。

“别给他们抢到。”说罢对着墙上的人就是几拳。

乔瑟夫本打算利用小巷子和身形的优势挨个收拾这些个地痞,但有件事出乎他的意料。

在他准备防御第二个人挥来的军刀时,站在最后也是最靠近巷子口的人的身后伸出一把被仔细合上收好的透明伞。

那把伞以极快的速度斜劈下来,砸在地痞的脖颈上。

这可怜蛋还没来得及叫就翻倒在地,肚子还被踩了几脚。

“你都干了些什么啊jojo??”

 来人臭着一张脸,金色的头发被雨水打湿贴在脸上,但单说那怒吼的气势,倒还是有几分救世的模样。


一打三或许会有些吃力,但二打一就轻松多了。

西撒和乔瑟夫抽走了三个人的皮带,扒掉了他们的衣服用来捆住他们的手和脚,然后把他们摆在了垃圾桶旁边。

在忙活的期间,两个人的争吵几乎没有停止过——说是争吵,其实大都是西撒单方面的说教和乔瑟夫不耐烦的顶嘴。被救助者一手紧紧握着那边小刀,另一手拿着从乔瑟夫身上扒下来的钱包,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嗯?你怎么还在这?吓得腿软了走不动路了?”

忙活完的乔瑟夫这才注意到一副欲言又止模样的少年。

“额、谢、谢谢你,这是你的钱包……”他像是下了大决心才把钱包递给乔瑟夫。

“谢谢?钱包?jojo这是怎么……”

“你先别管。”堵住不明所以的人的嘴,他才看向那个少年。

“我不要了。”

“啊?”

“这么脏兮兮又破破的钱包我才不要。嘿,反正里面也没啥贵重物品丢了就丢了吧。”

“啊??”

“你怎么还在这?再不滚我要动手打人了。我一个人打架你躲在后面的账我还没算呢!”

他做出威吓的表情,活动着手腕超少年逼近,那个少年惊叫一声赶忙绕过两个人跑了。

“哎没意思,回去后又要被骂了。”

西撒看着面前拎着湿衣服又是嫌弃又是担惊受怕的人,一身脏兮兮地,但反而比之前在餐厅遇到的时候顺眼不少。

或许丝吉说的确实不错?他这么想着,心情有些愉快,嘴角也不自觉得勾起来了。

“哇天啊,笑得好恶心。”

接着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

他果然还是个小混蛋。

“你可别指望我感谢你哦,小宠物和我撞名字的土味情话大王。”

“你要是坦率点会更可爱。”西撒抱着手臂盯着他,直到原本嬉皮笑脸的男孩变得不再这么有底气才过去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你家在哪?”

“离着大概半个小时路程。”男孩噘着嘴,不太开心被当做小朋友这样对待。

“那用我的伞……”说到一半他才想起来那柄被他用来做武器的伞已经在偷袭的时候报废了,“算了,我家在附近,要不要来暖和暖和?”

“我们怎么去,你有开车吗?”

“不好意思,我上下班靠步行。”

“你是准备我们两跑着去你家?”

“反正都湿透了不是吗?谁叫你不仅在雨天跑来打架还把雨伞打坏了当成投掷物丢出去。”

“你看看你手里被你打弯的伞再来说我好吗!”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两人也没空接着吵嘴,一前一后小跑出了小巷。

那个黑人男孩就在拐角处等着他们。

“我叫史摩基!非常谢谢你!”

像是用全身勇气喊出来的话语,引得马路对面的人纷纷驻足。

“我之后会好好工作的,谢谢你。”

把憋了许久的的话全部吐了出来,史摩基这才舒了口气,转头又跑了。

跑了几步回头又朝他们挥了挥手,这才终于消失在他们视野外。

“……”

“……”

“这算什么事啊?”

“这可是你自己摊上的事。”

“……算了,”乔瑟夫嘿嘿笑起来,“我们比赛谁先跑回去吧?”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你带路嘛,那是你家耶。”

“那还要比赛?”

“当然要,没进门前结果都还不好说呢。”

街道上,两个奔跑着的落汤鸡,多滑稽。

西撒这么想,但是看到已经飞奔出去的乔瑟夫,突然又觉得还不坏。

“接下来去哪?”

“左拐!还有你犯规了小兔崽子!”

 

行吧,或许他们真的是对的。

 


————————————

西撒,好感+100。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