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xb2太好玩了呜呜呜

☆啾啾的奇妙冒险☆——你挡路啦土包子

“哎呀真是可爱的小家伙……哎?它对我笑了,呜真可爱,毛绒绒的~”

“确实啾瑟夫是个很可爱的孩子,那艾丽小姐您……”

“来~姐姐给你吃冰淇淋哦~”

“诶,等……拇指宠物不能吃太多太凉的东西!”

……

“杰西卡小姐,您的到来让这家小店焕发出不一样的……额,杰西卡小姐?”

“啊不好意思,我看您的拇指宠物在桌子上睡着了……那个……我、我能不能摸摸它?”

“……请、请便。”

……

“您就是西撒先生对吧!果然真人如照片一样,不,是比照片还要帅气!”

“能被可爱的小姐夸奖是我的荣幸……”

“那么废话不多说我们进入正题!我看了网上关于您家拇指宠物的照片,那些小房子都是您手工做出来的吗?能不能定制啊?多少钱您开个价吧!顺便我最近也开始养拇指宠物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能请教请教您吗?啊,那就是传说中的啾瑟夫吗?果然比照片里要可爱上一万倍~~!!!”

………………

…………………………

西撒齐贝林最近生活在天堂与地狱的夹缝之中。

在他做出木屋和拜访通道并莫名走红之后他的女性友人主动联络他的几率增加不少,在闲暇时间他和各色的女性约会,吃饭,并肩走在有海风吹拂的海边。

应女性友人们的要求,他经常会带着啾瑟夫一起赴约。这个小东西十分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获取人们的喜爱。它调皮却又懂得适可而止,聪明也会在必要时刻犯傻一会,没人能抵挡一个微型又不让人操心的小家伙的冲击。

有啾瑟夫在,西撒如虎添翼。

但现在,这个翅膀太过耀眼,已经把老虎埋没在了光芒里。

所谓成也啾瑟,败也啾瑟。本该是金发帅哥带着可爱小宠物营造出来反差感,现在的帅哥却已经沦为可爱小宠物的人形展示架。

悲哀。

悲哀却又无可奈何。

 

新认识的小姑娘在收获了一间小木屋订单、写了三张纸的饲养注意事项和啾瑟夫的一个抱抱后心满意足的走了。

西撒坐在甜点店的露天餐座,面对他点的、小女孩都爱吃的小蛋糕和扑在奶油里的啾瑟夫,细细品味着最近愈演愈烈的挫败感。

“你不是西撒吗?怎么坐在这里,又在约会?”

处于人生低谷,还赶巧遇到了熟人。

他倒是很快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笑容,“丝吉,一段时间不见你又漂亮不少。”

“哇,反应比平时迟钝不少,你是不是被甩了?”

“……”

西撒这个人,用杰洛的话来说是属于看到女性就不自觉开始不说人话的类型。丝吉Q算是少数他能勉强正常交流的人——不是因为这个女孩不可爱,而是因为两个人认识得够久,大家都习惯了而已。

 

之后的时间,丝吉一边和小啾瑟分享着蛋糕,一边像挤牙膏一样把齐贝林兄弟这段时间的遭遇从西撒嘴里挤了出来。

“原来仗助说的西撒先生真的是你哦,世界可真小啊。”

“仗……助,东方仗助?那个养着傻愣傻愣三白眼的拇指宠物的日本人?你们认识?”

“对啊,前几天他突然跑来跟我说某次噫泰跑丢了遇到了一个会给它吃好东西的好人,结果之后天天带着亲友和邻居家的拇指宠物去讨食物,最后没办法三个主人只好一块上门道歉。”

丝吉吸了一口柠檬汁,又用小勺子舀一勺沾满蜜汁的松饼递给啾瑟夫。

“丝吉,你还是别太宠它比较好,它会膨胀的。”

“又没关系,肉嘟嘟的更可爱嘛。”一人一只对上眼,相视而笑,“那时候仗助给我看你坐的小木屋照片我还想应该不会是你吧?我记得你们家以前从来没养过小宠物。”

“事实上它也确实算是被硬塞给我的。”

手指戳了戳啾瑟塞满食物的脸颊,结果指头反被小手抱住,西撒无奈地笑了,干脆就把手平放在桌面上给它玩。

“真好,下次我也做点甜品来喂给小啾瑟吃吧,带着噫泰它们一块。小衣服也可以做做,这种手工我很拿手的。”

“再喂下去可是真要胖成球了。”

“也没见你阻止它啊。”

“……”

无话可说,无法反驳。

“对了,丽萨丽萨老师的生日快到了,那天我们一块吃个饭怎么样?我们把仗助他们也叫上,他和丽萨丽萨老师是亲戚,放假来这边旅游的。”

“那也难怪会认识了……那酒店订好了吗?许久不见老师,她的生日办得再大也不为过。”

“你就好好打扮打扮等我消息吧,”女孩子吐了吐舌头,“记得带上啾啾和你家另外一只,他们一定会很惊讶的。”

“啾啾?”

“啾瑟夫的小名,现取的,可爱吗?”

“当然,丝吉你赠与的名字谁会不喜欢呢?对吧,”,为了与之对视弯下了腰,“啾啾?”像是调侃又像是被这过分可爱的发音逗笑,西撒的尾音愉悦地上扬,啾瑟夫爽快地点点头接受,小手终于放开了那根手指头,用过分的可爱和愉快俘获丝吉Q去了。

 

后续的日子也像被感染一般变得愉快起来,丝吉会找时间拜访齐贝林家,带着她自己做的点心或者菜谱,有时候仗助也会带着噫泰跟在她身后。噫泰因为频繁拜访——或者说讨食,已经和两位原住民混了个脸熟。它还是背着那张仗助无奈写下的字条,但也会为了拜访多带些东西——像是闪亮亮的小水钻,又或者是一张桃心型的小贴纸。啾瑟夫自不用说,它最喜欢热闹,偶尔坐着轮椅晒太阳的啾尼也会招待招待这些小来客——运气好的话偶尔还是能见到它的笑容的,只是碍于个头和微笑的弧度,需要很仔细才能发现。

若是问杰洛?他能不在大家一块试吃的时候讲他自己发明的冷笑话就是对所有人最大的仁慈。

 

丽萨丽萨的生日终于到了。

丽萨丽萨其人在西撒的成长之路上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指示牌。能有现在的西撒齐贝林这位女士功不可没。西撒本人也相当尊敬她,大早买好了花束,带上自己最珍视的黑白格子礼帽,给小啾瑟夫和小啾尼换上了丝吉缝制的新衣服,还亲手给啾瑟用围巾在脖子后打了一个大蝴蝶结。当他准备好即将出门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原本想要一同叫去的杰洛已经快一天没回家了。

医生的工作总是充满不确定因素,他所在的医院也算不上大,有时候忙到三天没回家都是正常的。西撒也理解,所以也只能带着这点遗憾出了门。

等到了丝吉定好的海边餐厅,距离约好的汇合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

他先行来到预定好的观景台餐桌旁,把两只在口袋里闷坏了的拇指宠物放出来让他们透透气。

第一次见到大海的啾瑟夫绕着桌子发出叽叽咕咕的欢快声音,就连啾尼也没像平时一样缩在后方,而是爬上倒扣的茶杯面向海岸。

西撒收拾好自己的行头,却在几步之遥发现一位老熟人。

那位老熟人显然也发现了他。

“在这里相遇真是无形之中的缘分不是吗,西撒先生?”

又是一次巧遇,又是一位熟悉的女性友人。

“黛西小姐?”西撒有些惊讶,但普通的突发事件根本影响不了他的发挥,“我真的很遗憾……别误会,我的遗憾并不是指与您的巧遇,而是那块红宝石项链。上次一别我就有这个打算,打算在下次见面时亲手将那条项链戴在您洁白的脖颈上。那一定会适合您的。”他叹了口气,“可惜事出突然,在我发出正式的邀请之前就与您以这种方式见了面。”

“西撒先生能有这份心意我就很高兴了。”显然西撒虽然浮夸,但他确实知道什么的话对什么女性是有用的——大多数情况下,黛西咯咯笑着,随后注意力就被桌子上乱跑的小家伙吸引了过去,“哎呀,西撒先生您看,我早说过您会喜欢这些可爱的小生物的。”

“确实它们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了乐趣,宛若天上的星星。但您,”他执女士的手,轻轻用嘴唇碰了碰,“可是盛开出庄院的艳丽玫瑰。”

“天啊,我还得忍受这种土味情话到什么时候?”

这声来自男人的不和谐音硬生生地插入西撒营造好的浪漫氛围里。

西撒挑着眉毛一抬头,不远处站着一个十分高大的年轻人,穿着都是洞的裤子和花花绿绿的内衬和外套,还挎着一个斜挎包。别说是在西撒的剧本里,就是在整家风雅文明的餐厅里都是一道不和谐的音符,是优美的写实风景画里被随意按上的油漆手印。

“那个土包子,你能让让吗?你挡着我的路了。”

年轻人指着西撒,做出挥赶的动作。

西撒愤怒了。

 

让我们把时间往前调一点,把视角换到一间病院里。

洁白的房间,洁白的被子,洁白的花瓶里没有一株植被。

躺在床上的病人睁开他的眼睛,给这间浅色调的房间增添了一点浑浊的蓝。

他转动僵硬的脖子,看看窗外,只有被拉起来的窗帘,然后又看看被打上石膏吊起来的两条腿,半响才收回视线,喃喃道:“连最后的一点希望都不打算给我了吗?”

“先说好老兄,”回应他的疑问的是带着些疲惫却仍然有力的声音,“老子拼死拼活加了这么久的班把你给抢救回来了,你要是胆敢自杀还不如我直接打死你,我解气,你还达到了你的目的,两全其美。”

病人又把头转向另外一个方向。那个方向里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把长发盘在脑后的男人。见病人看向他,他便笑了,露出他那口大金牙。

现在的房间里又多出一抹夺目的金。


————————————


没想到真的写到乔家人出场了。 如果还会继续写下去的话大概会发展成CP向……到那的时候会增加TAG的。

顺便有没有必要搞合集哦。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