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掉乔尼帽子

凡苏思对他突然多出来的大哥相当的厌恶。不是说这人有一个狗屎一样的性格——就比如那个自大自恋像是掌握了一切一样让人作呕的普奇神父,而是因为这人的完美。

金色的头发,绝对的理性,无法逾越的替身。

仿佛他们伟大的父亲将所有的美好的东西都留给了他,剩下他们几个污秽的泥团在污泥沼泽里下沉同化。

关键是,最关键的是,当知道父亲的一切之后,这个金光闪闪的人居然更多的是一种不屑。

他凭什么不屑!?得到了所有美好祝福的人凭什么对他的给予者感到不屑!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