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自我不再傻逼

大猫们

永远都不会填的坑n+1

在这个时代,人如何能被称作“人”?或者说,如何保证“自己”就是自己熟悉的那个“自己”呢?记忆可以进行篡改,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在这样一个冰冷的时代里,“人”如何保证所谓的“自我意识”就是自身长此以往由自身经历逐渐形成的?而有着同样相貌、同样记忆的人,真的能代替本尊成为完美无瑕的“替代品”吗?
“就最后一个问题而言,至少目前来说我觉得不可能。”
一头银发的人按掉正在播放新闻的电视,就着新闻中主持人提出的问题提出看法,“哪怕是每周都有保持记忆共享习惯且本质上相同的人类和人造人,也会因为所要展现出来的性格侧重点的不同而做出不同的举动。就好比我们都对赤羽感性趣,我刚才已经成功约上本尊明天中午见面,而你还宁愿坐在电脑前研究和他同一张脸的量产人造人。”
温皇敲键盘的手顿了顿,看了眼任飘渺,伸手将身旁人造人偏掉的脑袋扶正,又接着与代码做起斗争。
“不如说正是因为我们同时爱上了同一个人,这就是对我们是‘同一个人’的佐证。而所谓的性格、个性也如你所说是表现出来给外人看的,你能表现出‘任飘渺’的性格,自然也能表现出‘温皇’的性格,因为那些性格数据的来源都是我。”
“你前几天才因为我去追求赤羽而吃醋。”
“哈,你将之理解为吃醋吗?”
“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们俩是‘同一个人’,不会在得知我擅自行动后产生反应,你认为我直到这时才脱离控制,哪怕之前我已经做过很多对人类而言非法的行为。”
温皇不置可否,敲下最后一行代码,然后回车。他身旁的红发人造人也同时睁开了眼睛。
“啧,心虚了。”
温皇并不想接话,于是选择性失聪,只是一点点地观察着那台在黑市中花了些功夫弄回来的人造人。
它与他的造物主在外貌上一模一样,非说有不同的话,便是那双眼睛与原主的赤红色不同,而是散发着幽绿冷光的电子眼,只有在手指伸得近的时候才会出于防御目的合上。
他隔着眼皮抚上人造人的电子眼,一路向下到鼻梁,到下巴,到胸膛、腹部、大腿。
人造人的躯体是性能更好的机械义肢,人造皮肤的手感和人类的皮肤没什么不同,但是他还是认为,差了些。明明前几次与赤羽的见面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肢体接触,他却固执的认为,差了些。
差了些什么呢?
他想起赤羽被得体的衣服包得严严实实的躯体,直到人造人出声呼唤他,他才将手从它的大腿上拿开。
“我是谁?”
人造人看着他,通过电子眼进行面部识别,然后从数据库中找到答案,“温皇,反对人工智能组织核心成员。”
和原主一样高昂的声音。但是语句中没有挑衅、没有试探,只有冰冷的陈述。
……
温皇关闭了红发人造人的系统,那双电子眼失去了光芒,又缓缓合上了。
“我觉得我开始同意你的观点了。”
许久没说话的任飘渺重新开口,“你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破解代码就是为了在人造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五分钟不到的性骚扰?”
“这是在证实,明天的约会应该由我这个人类来去最为合适。”
“驳回。”

老温人类 老任人造人 赤羽人类 “赤羽”型人造人 量产 都不熟
投喂粮 觉得好玩就放出来了

给某人做个榜样 顺便感谢大佬指路!这套设计真的很好看!

不想做琴弓了怎么办?用发卡代替啊!

皮神万岁

父亲!我不做训练家啦!第一话【金光精灵宝可梦au】

前言: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带脑写出来的东西。傻白甜的剧情傻白甜的人设没那么多勾心斗角专门用来舒缓压力。就想看俏哥剑剑阿牛傻白甜的抓精灵而已()反正坑已经这么多了不怕这一个

注意事项:虽然官译pokemon为宝可梦,不过这个实在太傻了点而且精灵比宝可梦少一个字所以文里所有关于pokemon统一用精灵代指,也就是用了民间译名。

九界巡回的设定参考了游戏第七代。

精灵球是透明的和训练师时常会放精灵出来一块旅行是参考了特别篇漫画。

因为做设定的时候官方还没推出第七代游戏,所以一般来说全国图鉴只到第六代,第七代的精灵除非特殊情况,不然不会出现。

【虽然超级期待俏哥带Z手环跳尬舞】

对于看不懂的同学们会在后记里补充一些基本的精灵宝可梦的知识,希望没接触过的人也能看的开心【然后达到我安利游戏的目的】




————————

史精忠的父亲是名研究者。

他的父亲符合所有年轻少女们对“研究者”这个概念的天真妄想——英俊帅气和蔼可亲,名声在外而且把白大褂穿得像个风衣。

他的父常年在外地奔波。不是在野外考察就是与各地区的博士开无穷无尽的会,交流数不清的研究资料还有比成果更多的疑问。

世界上有种叫做精灵的生物,它们无处不在,和人类关系密切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它们全身都是迷,吸引着无数趋之若鹜的学者投入对它们的研究之中。

史精忠的父亲是名精灵研究者。

他从小在他父亲的研究所里耳熏目染,自然也对精灵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再加上遗传到了父母的优良基因,史精忠顺利地在十岁那一年以父亲助手的身份登上了颁奖台,在精灵学校成为了众多同学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但少有人知道的是,作为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代表,史精忠在对于精灵训练家来说是最核心部分的精灵对战方面可谓兴趣全无。

或许是因为本人无心争斗也不乐得见到自己的搭档受伤,即便是在课堂与实验室中积累了庞大的理论知识,但至今除了学校对战课堂之外没有任何对战经验的史精忠算是个名副其实的“战五渣”。

也因此他在后来学校统一发下来的《职业去向调查表》中毫不犹豫地在“研究员”这栏打了个勾。

史精忠以为这样就能远离精灵对战,专心做自己喜欢的研究课题,直到某天一只风尘仆仆的信使鸟“啪”地撞在了他们家的玻璃窗上。

同时也撞破了他心中对美好未来的那点小期待。


接待着信使鸟的史艳文看上去十分开心。

他将信使鸟从它那袋子一样的尾巴里掏出来的东西慎重地收好,又让看上去十分劳累的信使鸟进入球中恢复体力,最后才看向史精忠。

“精忠,能去帮爹亲把存孝和剑无极叫来吗?我有些事想和你们说。”

他自然不会拒绝。他出了家门,骑着父亲在他们获奖那天送给他的小火马往山下跑。

史家的研究所建在半山腰,山脚下是一座规模不小的村庄,除了研究所,这是史家人最常去的地方。

史精忠一边往山下赶,一边在心里打鼓。

虽然他父亲一直在笑,但他总觉得那只信使鸟带来的不会是什么好的消息——至少对他自己而言不是好消息。

小马踩着石子小路一路奔驰,跑出了山林绕过了小溪,最后在山脚下的农场前停下脚步。

两个目标人物在农场的空地里打得正欢。

行动敏捷的利欧路在雪笠怪周身游走,偶有出拳试探皆被挡下弹开。但这也不代表白棕色的精灵便占了优势,听从主人下达的命令吹出的细雪最终都会被对手险险闪避,任它急得跳脚也无可奈何。

史精忠下了马和两个人简单的打了招呼,这场简单的对战练习也就此终了。

“父亲找我们?”史存孝疑惑地皱紧了眉头。

“史家的是就是我的事,废话不多说的,笨牛啊我们走!”

剑无极叫上自己的精灵搭档,勾着史存孝的脖子就往回走。

“不用和老师说一声吗?”

“他现在静修谁叫都不理,报告回来也一样是报告,别磨蹭快走!”

说起剑无极,他是这座农场主人的弟子,因为闲不住的性格会经常在村庄周围乱跑。偶尔他也会上山到研究所中做客,一来二去就在史家混了个眼熟,特别是史家的老三史存孝,之后更是连蒙带骗把史存孝也坑入了农场主人宫本的门下。

自从剑无极和史存孝两人混熟以后便天天凑在一块,农场空闲的时候两人便会在村庄或者附近的小镇四处帮忙做事,不然就是在农场中练习精灵战斗。小镇里也会有人会借此调侃他为“史家第四位公子”。

对此类称呼不以为意的剑无极私底下偶尔也会用手肘捅捅身旁的史存孝,认真道:

“为啥我是老四啊,按照年龄我不该是排老二?笨牛啊,来,叫声二哥听听。”

这时总能听到史存孝一本正经的反驳:“我的二哥是小空。”

坐在史存孝腿上乖乖吃着蛋糕的雪笠怪也摆出严肃的表情点了点头,剑无极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两头听不懂玩笑话的肯泰罗。

而听完全部对话的史精忠只问了一句“你父亲知道你改姓史的事了吗?”便让早就无言以对的剑无极彻底闭上了嘴。

三个人闹了一路,总算赶在晚饭前上了山。史艳文就站在他常用的大桌子前。那张桌子本该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资料和道具,现在却被精心清理过,那张突然空旷的桌子上摆着三颗红白色的精灵球以及三台像手册一样的机器。

史精忠发现身边的剑无极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精忠、存孝、剑无极,突然叫你们过来真是抱歉,”史艳文的笑容不管何时都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但隐隐猜到事情发展的史精忠却觉得有些不妙,“此时召集你们不为别的,”他拿起手边红白色的机器,显示在三个人的面前,“我想拜托你们替我进行九界巡回,完成这部精灵图鉴。”

“我想精灵图鉴你们都应该有听说过。”

“当然啊!历代拿到图鉴的人最终哪个不是打败boss收服神兽走上人生巅峰的?这个忙我帮定了!”

剑无极答应得无比爽快。

史存孝看了看史艳文手中的图鉴,点点头,“父亲的愿望我会去完成,而且这也是我和剑无极一直期望的机遇。”

两个人已经干脆的表态了,研究室内的三双眼睛自然聚焦在史精忠的身上。

史艳文笑着走近史精忠,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精忠,你若不同意,为父依旧支持你。”

史精忠一向是听话的。

他一咬牙,一点头。

“我会尽力!”

史艳文含笑揉了揉史精忠柔顺的白发,对他说:“谢谢。”


随后史艳文领着三人来到桌前,向他们展示了三颗精灵球中的精灵。

“哈力栗、火狐狸、呱呱泡蛙。三只精灵分别对应草属性、火属性和水属性,你们分别挑选一只作为以后的同伴一块上路吧。”

身为大哥,史精忠必然要对自己的亲弟弟有所表示。他示意史存孝,“存孝先挑吧。”

然而身为弟弟,史存孝对他这个大哥也是相当之尊重,所以他摇摇头说:

“大哥为兄长,大哥先来。”

史精忠很为难。

倒是剑无极先上前一步拿走了装着呱呱泡蛙的精灵球。

“这只我喜欢,你两人不动手那我就不客气了。”

史存孝表示不满。

“剑无极,你!……”

“好了好了,别这么大声,你两人再推下去是要推到明年去啊?你们不选,我来帮你们。”

说罢又低头研究起了另外两只精灵,还时不时回头瞅瞅站在原地或欲言又止或一脸不满的两兄弟。

最后,他将火系的火狐狸交给史精忠。

“你看,我们三人里就你最精,配只狐狸准没错。”然后又回头看了看一旁的史存孝,“至于笨牛嘛,和剩下这只一样,都是牛脾气,一定很合得来!”

像是为了印证剑无极所说的话,球内的哈力栗气得使劲撞了撞球壁。

剑无极赶忙把球塞进史存孝怀里。

“现在根据历代展开,我是不是应该来一场紧张刺激的精灵对战?”

“可是我们有三个人,需要每人打两场吗?”史存孝开始扳手指头,“这样就得打六场。”

史精忠很想说存孝你的数学课白上了。

但他更想说他并不想打。

然而在他开口之前已经有人提出了新的提案。

“不如你们和我对战一场吧?”

史艳文笑着提议,他的肩膀上多出了一只帕奇利兹,正贴着史艳文的脸撒娇卖萌。

“三对一。”

“父亲,这不太……”

“好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史前辈出手呢!”

“剑无极,三对一太不公平。”

“是啊,不公平,所以一对一……”

“不用。”

史艳文笑得越发灿烂。

“三对一,你们不用担心我,尽情攻上便是。”

同一时刻,他肩上的帕奇利兹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几分钟后,三个人开始手忙脚乱地把刚加入自己手持队伍里的精灵从墙上扣下来。

史精忠一边安抚着已经被打得哭出来的火狐狸一边后悔。

应该早点告诉他们两个不能招惹那只70级白色恶魔的。


就这样,史精忠鸡飞狗跳的训练师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

后记:

关于精灵图鉴

图鉴是用来收集记录精灵信息的,基本上不管是游戏动画漫画里都是只有主角团才有的高级货,所以剑剑才会说拿到图鉴的基本上都走上了人生巅峰(除了漫画里某个被关在球里关了两年的倒霉蛋)(哦对还有某个打了20年联盟依旧没拿到冠军的)有些地区的图鉴高级到可以对比主角和精灵的重量和大小

关于上文提到的精灵

信使鸟

那个袋子一样的东西其实是他的尾巴 一般来说是他用来装吃的东西的 

小火马

(不要问我他背上有火俏哥怎么坐着他趴趴走。有爱一切都不是问题)主要是为了塑造俏哥白马王子的形象

利欧路

雪笠怪

肯泰罗

(其实就是精灵世界中的牛。)

火狐狸、哈力栗、呱呱泡蛙




这三只是第六代游戏中的初始精灵,因为每代游戏最开始都是火水草三系让主角三选一,所以初始的这三只精灵又被称作御三家。

可以说我是在看到这三只御三家的最终进化形态和俏剑牛三主角相性极高才决定写这个AU设定的。

帕奇利兹

现在要隆重的介绍下这只史爸的手持精灵帕奇利兹。

长得萌萌哒,和皮卡丘一样属于电气老鼠家族成员,然而业界内有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外号“白色恶魔”。

这个称号的由来是一场世界锦标赛(对精灵宝可梦是有世界竞标赛的)这只白色松鼠在决赛中大放异彩硬抗两发大招,用点普遍能理解的说法就是【等同于扛下了蟹黄的上穷下达斩曦月+天地双沉】然后还没死。

(虽然白色恶魔的重点在防御上,不过身经百战后血虐三只五级的小朋友就跟拍灰尘一样简单(x))
【总觉得这个后记都快比正文长了】


最原真是隐藏的毛绒控啊 而且枫的蜡像被戳进刀子的时候反应比看到尸体的时候还大 你行不行啦侦探!